【观点】深观察|互联网隐私“被同意”:不止是个案,全行业要立规矩
  • 信息来源: 澎湃新闻
  • 日期: 2018-01-21
  • 浏览量: 912 次

澎湃首席评论员 沈彬

我们似乎进入了互联网隐私焦虑的集中爆发期,2018年伊始就连续发生了消费者起诉百度“偷听”、李书福指责马化腾“偷看微信”以及支付宝“隐私权被默认”的账单门。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无一幸免。之后,国家工信部就加强用户个人信息?;ぴ继赴俣?、支付宝、今日头条。

事实上,涉及互联网隐私问题的,并不止于这三家,是一个普遍性的行业问题。

南都个人信息?;ぱ芯恐行姆⒉肌豆赜谑占鋈诵畔ⅰ懊魇就狻钡牟馄辣ǜ嬗虢ㄒ椤?,他们测评了100款常用APP,发现在用户注册前,“默认勾选”同意企业用户协议和隐私政策的情况并不少见:包括QQ、网易公开课在内的47%的APP“点击注册即表示同意”;仅有11%的APP做到了合乎法规及规范的“明示同意”。

这意味着很多时候,我们向互联网巨头开出了隐私的“空白授权”,甚至可以说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在之前李书福引出的“马化腾看你微信”争论中,人们发现之前腾讯副总裁丁珂曾表态:微信不会读取、分析聊天记录,“虽然腾讯有能力做,但从来没有做过”?;チ尥酚心芰Σ槟愕囊?,但他还没有这么做。所以,你是应该感恩,还是害怕呢?

实事求是地说,之前的确有一些以讹传讹的地方。但是,公众的隐私权就应该建立在于互联网巨头“节操不错”之上吗?隐私权的开关还是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

从另一方面看,互联网应用离不开大数据的分析、对用户的精准刻画以及互联网信用评级。使用互联网,就是一个用户的个人信息留痕,并被提供精准服务的过程。有了信息的分享,网络音乐平台才知道要向你推荐什么音乐;有了地理位置的授权,滴滴打车才能够为你安排司机;通过芝麻信用,才能让你免押金享受共享单车服务;因为APP能读取你的手机联系人,你才能在社交平台和各种游戏排行榜上“惊喜”地找到你的朋友……智能手机是需要“吃数据”的,用户只有分享一定个人信息,包括地理位置、运动轨迹等,才能获得手机终端提供的“智能服务”。

多年前,智能手机刚兴起时,我曾听过某中央金融机构征信部门一位负责人的演讲。这位负责人当时就明言:自己对于APP要求信息授权非常的反感,索性就不装了。多年之后,当国人的吃喝玩乐都依赖于各种APP时,这种绝然不愿分享个人信息的态度显然是不现实的。

所以,关键是划定APP正常取得用户信息和?;ひ饺ǖ谋呓?,用户必须牢牢掌握信息分享的自主权。那么,红线应该划在哪里呢?

去年6月施行的《网络安全法》规定了网络运营者收集个人信息的大原则:应当遵循合法、正当、必要的原则,公开收集、使用规则,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并经被收集者同意,并不得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

但客观地说,原则还是偏“粗”,什么算“公开收集”,怎么才算“明示收集信息的目的”?

事实上,在 《网络安全法》实施之后的去年9月,中央网信办等四部门就公布过京东商城、新浪微博、微信等10款移动互联网产品和服务隐私条款的评审结果,当时就点名了隐私条款笼统“霸道”问题:不主动展示隐私条款,展示的内容晦涩冗长,隐私条款笼统不清晰,部分网络运营者采取默认勾选、“一揽子”打包授权等形式……

所谓“魔鬼出在细节里”,要捍卫公民的隐私权,还得将规矩做细、做实。其实就在2018年辞旧迎新之际,中国的个人信息?;ぞ统隽艘桓龃蠖?。

2017年年底,全国信息安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归口的《信息安全技术:个人信息安全规范》正式发布,并作为国家推荐标准将于2018年5月1日正式实施。其中明确了权责一致;选择同意;最少够用等关键性技术原则。

比如,“最少够用”原则,要求个人信息的收集类型、频率和数量应在必要性的最小要求之内,在能达到所需目的条件下,只处理最少的个人信息类型和数量。这意味着互联网运营者不能对用户进行“信息榨取”,不能搞“政审”、“查三代”,索要与使用功能无关的信息,收集的信息“最少够用”就可以。

《个人信息安全规范》中,对“明示同意”的要求更为明晰。在用户首次安装APP时应弹出一款APP“核心功能需要的敏感个人信息”、“附加功能需要的敏感个人信息”等页面,保证用户明确了解并主动作出选择。

美国政治讽刺动画片《南方公园》,曾专门讽刺苹果公司要求用户签订“卖身契”,授权苹果可以对用户为所欲为,甚至有权利把用户做成“人体蜈蚣”。动画片看似荒诞,但背后的问题并不荒诞。

互联网企业通过APP,掌握了我们太多的个人信息,从起床时间到今日是否加班,从一天走了多少步路到早餐一般去哪家吃。我们分享这些个人信息,首先必须是出于自愿,目的是希望得到更好的智能服务,前提是这些信息不能被滥用。

但是怎么才能防止互联网巨头“作恶”?当然不能靠他们的“操守”,还得在法律、技术规范层面立下规矩。信息收集“最少够用”,不能搞信息勒索;信息的用途必须是“明示同意”;隐私条款不能默认勾选,必须是“选择同意”……这些红线必须得到执行。目前的《个人信息安全规范》还只是推荐国标,下一步就是“个人信息?;しā钡恼搅⒎?,以法律定分止争,为整个行业立下规矩,这才能摆脱目前公众对网络隐私的恐慌。

责任编辑:甘琼芳

 

本文内容转载自澎湃新闻网,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网系公益性网站,转载文章均注明信息来源与作者姓名或笔名。信息来源中未注明作者单位、姓名的,因无法联系作者,本网亦未注明作者姓名。若涉及著作权问题,请作者即与本网联系(Tel:0573-82086793 ),本网立即删除。

上一篇:
下一篇:
  • 粮食过剩,就可以给年轻人设计一个轻松的环境,唱唱跳跳轻松就业,大家都会说政府真好 2019-07-28
  • “燃情世界杯 狂欢过足瘾”河北人自己的足球盛宴来啦! 2019-07-25
  • 互联网电视,谁来填补乐视之空? 2019-07-24
  • 警惕骗局!借1万写下20万借条黑龙江打掉8个“套路贷”团伙 2019-07-13
  • 动画:110奇葩报警记录 六安公安教你如何正确报警 2019-06-30
  • 让生命奔流成大江大河 2019-06-28
  • 鞋垫3个月没洗太熏人,只需用它一泡,鞋垫立马洁净如新,快试试 2019-06-28
  • 怎么喝酒?饮酒还需慢斟浅酌 2019-06-22
  • 黄晓海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22
  • 刘嘉玲戴礼帽系领带帅过鲜肉 大长腿走路带风霸气在侧漏 2019-06-13
  • 孙实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10
  • 过年前后的全家福对比  看完让人落泪 2019-06-10
  • 宏达矿业:关于收到上海证券交易所关于公司有关交易事项的监管工作函的公告 2019-06-06
  • 领导人与人民日报,一字一句总关情 2019-06-06
  • “相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 2019-05-22